全部

1/1251页 共37509

明代画家郭诩《斋居运甓》立轴赏析

时间:2018-7-22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许满贵/河南邓州


图1 明郭诩《斋居运甓》立轴

  图1所示为明中期著名画家郭诩绘《斋居运甓》立轴,纵112、横45厘米,绢本设色。绢上部五分之四处为空白,绢下部大道至简,独绘长髯须垂耳挑眉隆准官吏,身着宽袖长袍,腰系玉带,头戴晋式高屋宇型黑纱抽边扎边帽,亦称“乌纱帽”。身躯呈立姿折腰状,双手捧青筒瓦,眼下目识青筒瓦五具,亮睛点眼,神态凝重,形象逼真,栩栩如生。

图2 明代吾丘端撰戏剧《运甓记》两卷

  绢左上角题识:“致力中原日,斋居运甓劳。清谈废务者,功业竟谁高?”款署:“泰和清狂,郭诩并写图。”“致力”二字旁钤“亭”肖形印。“郭诩并写图”款上钤长方篆书朱文“仁弘”、“梦徐亭”印两方,绢左下角钤正方形篆书鉴藏印:“方浚颐”“曾在方梦园家”“重璜心赏”、“默盦珍藏”(默盦,伊秉绶闲印)。

  阅画千幅,不如读透一帧。郭诩诗画心意,他的写意画人物细笔不落纤媚,粗笔不近狂率,神气淌穆,耐人玩味。《斋居运甓》题诗高古雄强,震耳发馈!“斋居”,斋戒别居。王安石《送郓州知府宋谏议》:“坐镇均劳逸,斋居养智恬。”“运甓”,喻指立志建功立业而勤勉自励。“甓”(pì)名:砖,古代称“瓴甓”。《说文》:“从瓦,辟声。”《庄子·知北游》:“东郭子问庄子曰:‘何其愈下邪?’庄子曰:‘在瓦甓’。”“瓦甓”,泛称砖瓦,寓意平凡琐碎低下的事物。

  《斋居运甓》,典自《晋书》卷六十六《陶侃传》、晋·裴启撰《裴子语林》:陶侃任广州刺史期间,事务比较清闲,每天清早起床,把数百块砖搬到室外,傍晚又搬回室内,刮风下雨,严寒酷暑,从不间断。有人看见感到奇怪,问他:“为何要这样干?”陶侃答:‘恐怕悠闲惯了,将来不能干一番大事’。”后来人们用“运甓”表示励志勤力,不畏往复,被历代传为佳话。南齐名相萧嶷《养性论》谓陶侃“习劳惜福”。唐代诗人元稹《纪怀赠李六户曹崔二十功曹五十韵》:“运甓调辛苦,闻鸡屡寝兴。”苏轼《送公为游淮南》:“负米万里缘其亲,运甓无度忧其身。”黄庭坚《寄南阳谢外舅》:“谁令运甓翁,见谓牧猪奴。”南宋范成大《不寐》:“髀弱类跨鞍,臂强如运甓。”宋末诗人方夔《夜坐苦蚊》:“当如运甓法,百匝不惮勤。”明代吾丘端撰《运甓记》戏剧两卷(图2);明《江贝先生文集》卷十五载《运甓斋记》。明末清初文学家、戏剧家李渔《蜃中楼·献寿》:“镇日价操戈演阵,待学那陶侃运甓扰闲身。”清代翁诰《题金亦陶运甓图》:“长沙励志向中原,朝暮州斋运百甓。”民国阳兆鲲《辛亥生日感赋》:“运甓朝朝磨虎臂,枕戈夜夜数鸡声。”同源典故:“桓公甓”“运甓”“运甓公”“运甓翁”“运百甓”“陶侃甓”“陶公运甓”“运甓习劳”。饱学之士的郭诩绘《斋居运甓》,题跋诗画,隽永有致,寓意纯正,社会意义深刻。

  陶侃(259—334),字士行,庐江寻阳(今湖北黄梅西南)人,东晋名将。早年孤贫,有志操。先后参与讨平陈敏割据势力及杜弢起义,以功为王敦所忌,转为广州刺史。王敦乱平,以征西大将军还镇荆州。咸和三年(328),温峤等奉他为主帅,平定“苏峻之乱”后,历官侍中、太尉;都督荆、交等八州军事、荆、江二州刺史、长沙郡公。陶侃平定陈敏、杜弢、张昌起义,立下赫赫战功。他治理的荆州,史称“路不拾遗”。陶侃率军进驻襄阳,荆州刺史刘弘军在宛(今河南南阳市),为张昌所败。张昌,义阳(今河南新野)人,出身汉化的蛮族。武力过人,好论攻战,年轻时曾为平氏县吏。西晋惠帝太安二年(303),张昌招得山都县(城址今邓州构林镇古村)小官吏丘沈改名刘尼,假托汉朝皇室的后代,尊奉为“天子”“圣人”,设置百官,张昌自封为“相国”。张昌转攻襄阳不下,沿汉水进入长江,荆、江、扬等州大部分地区为张昌所控制。刘弘遣司马陶侃进攻张昌,连战皆捷镇压张昌起义。晋吴对峙,陶侃镇守荆州近20年,为晋更吴立大功。当郭默擅自杀害赵胤后,率兵征讨,陶侃擒获郭默父子,名震敌国。咸和九年(334),陶侃76岁去世,追赠大司马,谥号“桓”。著文集二卷,其曾孙为著名田园诗人陶渊明。唐德宗时将陶侃等历史上64位名将供奉于武成王庙内,被称为武成王庙64将。宋徽宗位列宋武庙72将之一。

  
明代画家郭诩《斋居运甓》立轴赏析-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