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74页 共41216

齐白石《葡萄图》轴赏析

时间:2019-6-27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李笙清/湖北武汉


  笔健墨厚 硕果芬芳

  如图所示是齐白石1951年绘就的一幅《葡萄图》轴,纸本,设色,纵100、横30厘米。画面构图粗放,布局写意,主题意境清晰明了。画面上,以一根细长的竹竿搭成的葡萄架拔地而起,一根葡萄藤种植在竹竿旁的泥土中,攀附着竹竿盘绕而上,直到竹竿顶端。中上部另有竹竿相搭,以支撑葡萄藤蔓的攀援延伸,却隐去了其他搭架的竹竿,给读者留下一定的想象空间。架上的葡萄叶在风中婆娑翻卷,一串串葡萄果实累累,熟透的泛着红紫的色泽,芬芳欲滴,诱人食欲;未熟的葡萄则青青郁郁,青中泛红,成熟在即。葡萄藤蔓的主藤粗壮结实,挂满果实,枝叶间的嫩蔓则细若柳丝,给浓墨淋漓的葡萄架增添了一丝温柔的别样风情。细细品味,整幅作品简练生动,充满动感,颇有几分唐宋八大家之一的韩愈笔下葡萄“新茎未遍半犹枯,高架支离倒复扶。若欲满盘堆马乳,莫辞添竹引龙须”的诗情画意。画心左侧,自上而下题有作者款识:“三百石印富翁,八十八岁客京华铁栅屋。”钤朱文“借山翁”“无所能者乐事”二印。齐白石书攻篆隶,精于篆刻,是治印名家,一生所刻印章无数,以“三百石印富翁”自号。

  作品立意高雅,构图简练,除了搭架的竹竿,主题只有一架葡萄,几乎再无任何衬景,呈现出一片“满架高撑紫络索,一枝斜亸金琅珰”(唐代诗人唐彦谦《咏葡萄》)的曼妙情趣。这幅《葡萄图》画风清新,葡萄藤的线条灵动,枝蔓自然,葡萄、墨叶活泼生动而又富有韵律,与其“作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的创作心得相契合,体现了齐白石晚年画技的苍劲老辣,可谓其红花墨叶的代表性作品。

  北京市西城区跨车胡同13号,是一座三合院带跨院的住宅,齐白石自50岁后直至逝世前一直寓居于此。因为作为画室的三间北房屋前安有铁栅栏,所以他将其“白石画室”又命名为“铁栅屋”,故在这幅画上有“客京华铁栅屋”的落款。抗战时期,靠卖画为生的齐白石在这里闭门谢客,在门上贴出“白石老人心病发作,停止见客”的纸条,对日伪头目索画一概拒之,并绘《群鼠图》,讥讽日本侵略者肆意践踏中华大地,表现出崇高的民族气节。当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齐白石焕发出新的艺术生命,绘制《祖国万岁》等作品;抗美援朝爆发后,又绘制多幅作品,先后在北京和沈阳参加“抗美援朝书画义卖展览会”,义卖捐资,表达了对祖国的无比热爱。这幅《葡萄图》绘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的1951年,作者托物言志,寄托了对新中国建设春华秋实、早结硕果的殷切期盼。

  白石老人曾写过一首诗以自勉:“铁栅三间屋,笔如农器忙。砚田牛未歇,落日照东厢。”他以八十八岁的耄耋高龄还在辛勤创作,笔耕不辍,不愧为“人民的艺术家”。他的这种为艺术追求而孜孜不倦的忘我精神,实在令人肃然起敬。

  
齐白石《葡萄图》轴赏析-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