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页 共2046

是佛前香炉还是文房水洗

时间:2019-6-22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廖文伟/湖南长沙


图1 刻铜大水洗

  那日有平江古玩商人送一古旧器物上门,他说是“清代大铜香炉”,远从江西铜鼓搜寻来的。

图7 挂角宝相花

图2 正面开窗“花香”主题纹饰

图8 三瓣兰宋梅

图3 背面开窗“鸟语”主题纹饰

图9 放大镜下刀痕凿印

图4 侧面开窗纹饰之“彩云追月”

图5 侧面开窗纹饰之“夕阳余晖”

图6 大型石刻洗笔洗砚池

图10 日本铜火钵

  “香炉”委实不小,约略估摸一下,高20厘米上下,秋海棠四瓣花口,直径30厘米左右,端庄大气(图1)。仔细审视“香炉”,四周镌刻有开窗山水人物(图2、3、4、5),窗框为缠枝莲,四角镌刻宝相花,构图布局规整,题材情调高雅。目光落在正面图画上时,倏忽间有些异样的感觉。画面上显然是一对夫妻,依偎在花前月下,朱栏画栋,人面红花……心头一颤,忙忙地回过头去再读其他画面。我忽然惊悟,它决非“香炉”,佛前焚香,菩萨们恐怕不会喜欢!

  话还得从远处说起。毛笔和砚,唐宋元明清乃至民国时期,皆为书案必备之物,洗笔的小盆小钵雅称水洗,陶瓷、玉石、金属、竹木皆可制作,与笔砚相伴。一般文人学子作文习字,一人一笔,精巧的小水洗是足以对付的。

  古代书院便不同了,学子众多,常常备有大型石刻洗笔洗砚池(图6),长可至100厘米,宽可达60厘米,高可超50厘米。池的四周,雕刻山水人物或花卉文字,增添些书香文气。我主理电视台“玩家雅集”五六度春秋,曾寄卖过三口书院使用的石雕洗笔洗砚池,几乎全是明代之物,纹饰典雅,雕刻古拙,不几日便有人买走。洗笔洗砚池是放大的水洗,书法家书写“擘窠大字”榜书,使用的是提斗或京楂,小水洗就难有作为了。我见过的最大青花瓷水洗,口径30多厘米,高20多厘米,端庄大气,摆在画案上,煞是气派。

  古玩商人送来的,哪里是什么大铜“香炉”呀,正是刻铜大水洗啊!它皮色老旧,纹饰繁缛,画意古雅,岁月留痕历历,处处透露出清代古旧器物的时代气韵。虽不能与书院学子用的洗笔洗砚池比大小,也算是水洗中的巨无霸了。

  刻铜大水洗为秋海棠十字瓣花口,四面开光雕刻山水人物,框边为缠枝莲。四角饰宝相花(图7),主题花为牡丹。两侧有象鼻耳,耳上饰宝相花,主题花为三瓣兰宋梅。三瓣花不多见,三瓣兰宋梅尤为稀罕(图8)。此花清乾隆年间由绍兴宋锦璇培育而成,因此称为宋梅,神州大地独有,别无分店。主瓣圆整,花容端正,气韵高雅,淡绿轻黄,十分清丽,古来为兰中名品。这3组花卉纹饰,无一不带有典型的中国民俗文化特色。四面的开窗山水花卉人物,其构图风格、绘画意境、装扮服饰、建筑家具,都打烙着深深的中华文明印记。

  四面的开窗山水花卉人物图案,正面画面“小院幽深,绣墩雕栏,夫妻笑指说牡丹,石前魏紫伴姚黄”,其意境为“花香”。背面画面“绿叶婆娑,静听啼丫,无边春色还未了,但闻鸣声不见鸦”,画外有画,其意境为“鸟语”。东头画面“晓月如钩,彩云飞渡;一地银辉柔似水,坐看嫦娥巡天路”,其意境为“彩云追月”。西头画面“闲来小饮,日落西山,金辉又笼绿山峦;明日东望是朝阳”,画外有画,其意境为“夕阳余晖”。团团一洗,布局的花木廊道,刻画的男女人物,无不表现出浓浓的诗情画意。只需稍作梳理便会省悟,大水洗浸润着墨翰书香,文人气味浓郁,是典型的旧日书法大家使用的大水洗。洗足镶以木座,历世代沧桑,经日月磨砺,老气旧韵浓烈,衬托着皮色包浆温润的铜洗,莹莹生辉。

  尤为难得的,是山水人物花卉全在铜上浮雕而成,一刀一凿,手工錾刻,其古风旧韵,铁铸铜浇的不可同日而语。放大镜下,刀痕犹在,凿印依稀(图9),皆可寻觅点数得出来。加上立意内涵丰富,画面情调高雅,人物顾盼有神,艺人全凭刀笔表现,技艺不可谓不高。而鸟语花香、晓月残阳,表现手法竟是画外有画,其匠心可谓独到。

  当日从长沙古玩商人手中购得清代大铜水洗,着实高兴了一回。日日摩挲玩赏,凡有同好客人至,必小心翼翼取出来炫耀。湛江海洋学院艺术系主任徐中敏来访,对水洗上画外有画的奇妙构思赞不绝口。善竹木玉石雕刻的张裴来访,则惊叹大铜水洗的一刀一凿,精密若此,断言哪怕日日不辍,也要三四十天才能完成,他啧啧连声大为赞叹。

  谁说不是呢,古代艺人,正是具备这种不惧辛勤劳累,但求精益求精的工艺素养,不计工本但求完美的“舍得”精神,才给后人留下许多文化内涵厚重的遗存啊。

  有人认为,它既不是中国香炉亦非中国水洗,是日本火钵。这便说来话长了。中华文明传播很远,大和民族是受益最多的民族之一。始自汉唐时期,日本高僧便远渡重洋来到中国,学习佛经佛法,学习茶艺茶道,学习书法绘画,学习中国围棋……明代更是有人一住许多年,亲历亲为学习制瓷,回去后发展了日本的制瓷业,宣德炉亦带回了东瀛之邦,繁衍生息出来日本香炉、日本水洗、日本火钵。当然,只需仔细观察,日本造就是日本造,陶瓷和铜器即使用上中国的“龙凤呈祥”“岁寒三友”“寒汀落雁”“古木栖鸦”,构图和情境,器型和纹饰,大多生搬硬套,就简删繁,终不及中国造的和谐贴切,更不用说中国绘画艺术中画外有画的巧妙构想了。近些年的确有从日本进来的铜火钵一类铜器(图10),两用三用皆可,只需用心观察,是否中华文明和民俗文化的贴切体现,是不难看出的。

  大铜水洗则是中国文化气韵十足,又是花香鸟语,又是花前月下,又是画外有画,中国唐宋元明清一脉相承的缠枝花、宝相花赫赫然在目。摆上画案,与笔墨为伍,同文人相亲,更显相得益彰。

  
是佛前香炉还是文房水洗-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