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本掌故:杜环《经行记》

时间:2017-5-23 文章来源:古籍
  说到杜环《经行记》,不能不提到历史上著名的怛逻斯之战。天宝九年(750),安西四镇节度使高仙芝以“无藩臣之礼”为由,出兵征讨石国。石国请求投降,高仙芝允诺和好,但不久背信弃义,攻占石国,大肆杀戮,并将其国王献于阙下斩首,侥幸逃脱的石国王子遂向正在拥兵东指的大食求救。次年,高仙芝率唐军3万人(一说7万人)长途奔袭,孤军深入七百余里,在怛逻斯与大食军队遭遇,爆发激战。其间唐军中的葛逻禄部临阵反叛,唐军受到大食与葛逻禄部两面夹击,腹背受敌,无力支撑而溃不成军,仅高仙芝率数千人逃回安西,近万人被俘。怛逻斯之战后唐朝退出中亚的争夺,大食完全控制了中亚,中亚开始了整体伊斯兰化的过程。

  杜环是杜佑的族子,作为随军书记官参加怛逻斯战役,被俘之后流离大食12年,遍游黑衣大食全境,并成为第一个到过非洲并有著作的中国人。宝应元年(762)搭乘商船回国,根据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著《经行记》。惜原书久佚,惟杜佑在《通典》卷一百九十三《边防典》中摘引数段,虽仅存1510字,但因资料翔实可靠,《太平御览》、《太平寰宇记》、《通志》、《文献通考》等均有转引。

  《经行记》翔实地记载了拔汗那国、康国、师子国、波斯国、碎叶、石国、大食等国的地理环境、山川河流、土产风物、生活风俗、宗教、节日娱乐等诸方面的情况,为我们研究这些国家的历史文化提供了极为珍贵的原始资料。如杜环曾随高仙芝转战西域各地,对西域各地的相关情况了如指掌。如碎叶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唐朝曾在此设立碎叶镇,为安西四镇之一。据杜环记载,天宝七年(748)碎叶城屡遭战火摧毁,邑居零落,但在原来交河公主的居止之处所建大云寺犹存,清楚地反映了唐朝对碎叶的管辖和经营。

  《经行记》是中国记载伊斯兰教的最早汉文典籍,杜环也成为第一位准确理解伊斯兰教的中国人。杜环被俘期间正是伊斯兰教“率土禀化,从之如流”的兴盛和繁荣时期,他客观准确地记录了伊斯兰教的信仰、礼拜、斋戒以及行为规范、饮食、衣饰、禁忌等教义、教法。杜环还记载了袄教、基督教、佛教的情况,这对研究世界宗教的演变发展和传播交流提供了重要的史料。《经行记》还记载了阿拉伯高度发达的医学,当时阿拉伯的医学中心在埃及和叙利亚,而阿拉伯医学则充分学习和借鉴拜占庭医学,杜环称“其大秦,善医眼与痢,或未病先见,或开脑出虫”。

  《经行记》还记载了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的造纸术西传的历史,唐朝被俘士兵中有不少身怀绝技的金银匠、画匠、绫绢织工、造纸匠等,他们将中国先进的科技成就,特别是造纸术带到当地,并在撒马尔罕开办第一个造纸作坊,之后逐渐扩展到大马士革、开罗以及摩洛哥与西班牙的一些城市。平滑柔和、适于书写的中国纸张很快取代了此前广泛使用的埃及纸草、羊皮、树皮等书写载体,西方文明也因此获得了迅速的发展。

  白寿彝在《从怛逻斯战役说到伊斯兰教之最早的华文记录》中把《经行记》对于伊斯兰教的记叙与中国造纸术的西行并列为怛逻斯之战的“两种影响”,是中世纪阿拉伯帝国与唐王朝间文化交流的成果,成为研究中国伊斯兰教史和中国与阿拉伯国家关系史的珍贵史料。研究《经行记》的重要著作有丁谦的《经行记地理考证》、王国维的《古行记校录》、张一纯的《经行记笺注》。
  
善本掌故:杜环《经行记》-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