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房四宝

1/43页 共1265

康熙古彩瓷上演“提耳灌酒”

时间:2018-7-22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胡剑明/江苏南京


  这只纹饰精美的笔筒(见图),高15、直径19厘米。专家鉴赏后,称其为“古彩瓷”,乃清康熙早期的完整器物。古彩瓷艺术,在康熙年间又称“康熙五彩瓷”,不像青花、粉彩、颜色釉瓷是全国性的,到处都有生产,可景德镇古彩瓷相对而言,烧造精贵,知道的人少。

  康熙“古彩瓷”素以其瓷胎纯正、釉面精细、料色艳丽、纹饰优美、制作高超、工艺规范而负盛名。相继大明永、宣、万时期,古彩瓷器又是一个黄金时代,以康窑为最,属帝王“九五之尊”的吉数,因为五彩其颜色古香古色,后至乾隆改为“古彩”之称。

  古彩瓷画大多是些文气的故事。如这幅“石崇斗富”上演的“提耳灌酒图”就不常见。“石崇斗富”是一个古典故事。石崇是西晋文学家,生于元康初年,出任过南中郎将、荆州刺史,在荆州作恶多端,“劫远使商客,致富不赀”,生活奢侈,常与王恺竞相争豪斗富。

  故事说,石崇有宠妾梁绿珠,美艳且善吹笛,石崇为解绿珠思乡之情,建“金谷园”,筑“百丈高楼”可“极目南天”。石崇经常在家大办豪宴,宴请晋帝国的达官显贵和文人墨客饮酒作诗。每逢宴中,石崇就安排美女在座上劝酒、陪酒。宾客有饮酒不尽兴者,他当即命令家丁杀掉劝酒的美女!有同情心的宾客为了让美女活命,只好过量饮酒;有的写不出诗,又不胜酒力的宾客,只得被石祟“提耳灌酒”,以至当庭酩酊大醉,死去活来。此件瓷画即是绘出这样一个令人尴尬的宴宾场景。

  《滕王阁序》里有一个典故说,王导(东晋宰相)和王敦(东晋大将军)两兄弟曾共赴石崇家宴。王导酒力很浅,因为怕劝酒的美女杀身只好强饮数杯,当场醉倒在席上。王敦酒量很大,但此公心肠硬且好恶作剧,任凭美女流泪劝酒也不肯喝一口。三位美女霎时失去俊美头颅,可王敦仍不动声色,依旧滴酒不沾,结果又一个美女拉出去了,一分钟后传来一声惨叫。王导责备兄弟无恻隐之心,王敦回答说:“彼杀自家人,关我何事?”

  由于石崇不断炫富,赵王司马伦亲信孙秀眼红,并垂涎石崇宠妾绿珠美色,石崇不给。永康元年,赵王司马伦专权,石崇因参与反对赵王伦,“金谷园”被孙秀大军包围,石崇见大势已去,对绿珠说:“我因你获罪,奈何?”绿珠流泪道:“妾当效死君前,不令贼人得逞!”遂坠楼而亡。孙秀大怒,将石崇和潘岳等人斩首。《晋书》评点石崇结局曰:“至于金谷含悲,吹楼将坠,所谓高蝉处乎轻阴,不知螳螂良袭其后也。”正应了俗语:“嫩草怕霜霜怕日,恶人自有恶人磨。”

  此画通过“美人持酒”“石崇提耳欲灌”的形象,绘出了宾主人物的不同神态,其细节描写显得格外真切,悲悯动人。由此可见,清康熙古彩瓷大多以名人高士人物现于故事、仕女叙情、高士访友、名人颂词、将士争斗、刀兵护帅、美人游戏等历史典故,均有文趣。

  这只笔筒,也最能体现康熙古彩瓷纹饰与装饰特色,山水人物层次鲜明,浓淡相宜,艳而不俗,人物姿情出神入化,有一种难能的雅致。小画大道理,简笔大意境,能够巧妙地把人物与生活现实场景、人与人、与自然景色融为一体,使瓷画在几寸之间,弥散着丰富的生活情趣,表达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或对人渣的鞭挞。这应该是康熙五彩瓷、古彩瓷的一大特点。有专家曾说,康熙古彩瓷以五色争艳、富丽堂皇、高贵典雅、铁线银勾而居瓷画艺术之首,以工艺严谨、形象概括、构图新颖、古朴洒脱,而居釉上彩之大宗。此言不虚。

  
康熙古彩瓷上演“提耳灌酒”-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