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术

1/103页 共3071

孙牧心与潘其流

时间:2018-4-25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潘其流《沙地春痕》

  在孙牧心一生交往的朋友中,时间最长的可能是潘其流,并且共同经历了艺术、革命、谋生、磨难与出国等不同时期的跌宕人生。潘其流1947年入学国立杭州艺专,1951年毅然离开学校追随林风眠到了上海。孙牧心是上海美专学生,正是由于当时杭州艺专学生潘其流的引荐,拜访了林风眠。孙牧心与林风眠交往并不密切,但受其影响却格外深远。对于潘其流,在孙牧心后来虽然与之断交,但其文章与公开谈话中,仍隐隐约约,并没有完全抹掉。如在孙牧心的《双重悲悼》中引用的话,都是出自潘其流:“林先生说你是画家,更像是诗人。”“邀你三次了,再不去林先生会生气的。”提及的林风眠来信内容,也都引自林风眠致潘其流的信。

孙牧心《月下麦田》

  孙牧心与潘其流的相识,有点惺惺相惜。暑假,潘其流一个人搬到教室里住,每晚可听到大礼堂里的钢琴声,十分惊奇,怎么会有个音乐家在这里?后来知道是孙牧心在弹,弹得很好,潘其流就站在外面偷听。那时候潘其流的水彩画画得很扎眼,每天在草地上画时,孙牧心也悄悄地来看潘其流。接触了一段时间,孙牧心拼命地跟潘其流谈文学,互相之间沟通很好,觉得潘其流才华出众,值得做朋友。杭州艺专有个特点,只要有一个同学在校就读,就可以带人来住,学校是不管的,只要给食堂交上伙食费,就可以在里面吃饭。孙牧心就是凭与潘其流认识,住到了杭州艺专,俨然成了杭州艺专的“学生”。

  在上海美专搞学生运动的时候,孙牧心是文艺部的部长。他的四个朋友都关进监狱去了,他逃到杭州来,不住在家里,就住在杭州艺专。1948年秋到台湾避难,带了一箱的钞票,满满的一箱国民党的金元券。在台湾,他曾与席德进一起住台南嘉仪中学,而且每天给潘其流写一封信。

  1949年初孙牧心从台湾回来,与潘其流等在西湖金沙港盖叫天的房子旁搞了个绘画研究社。后来两人进入部队,不久后,潘其流回到学校,而孙牧心跑到莫干山,带一位学生教音乐了。1956年,这位学生被抓,孙牧心受到牵连,所在的学校将其除名。坐过牢房,学校除名,但潘其流没有嫌弃。在归无居处时,照样将其带回自己家,在客厅里加了一个铺,安置下来。住了一段时间,夏天到了,衣单裤短,潘妻袁湘文觉得起居不便,很不舒服,潘其流只得让其搬走,搬到一位学生家了。

  上世纪80年代初,孙牧心与潘其流几乎在一起筹划出国,从准备材料到办理签证,都有相似之处。潘其流早走一年,托朋友的女婿,为孙牧心找到了担保人。潘其流原拟将孙牧心的画带出来,先张扬一下,但因胃出血手术差点送命,只得将画退回孙牧心。退还画时,有了插曲,数量不足,孙牧心不爽,潘其流不让人的话又出来:“你的画,送给我,我都不要!”一说断交,缘出于此。几十年后学生仍为孙牧心之绝情耿耿于怀时,潘其流并不帮腔,反而责怪学生理解的欠缺,声色俱下:“孙牧心是个才子,我始终都很器重他!”(徐宗帅

  
孙牧心与潘其流-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