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艺资讯

1/222页 共6634

纳西木雕:远古的呼唤

时间:2018-8-13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木欣荣,其木雕如其名,有浑然天成、欣欣向荣之趣。这位云南纳西族艺术家,自有力气爬山开始,就与木结缘。“遇上第一根木头,我一直看着它,这样看有一张脸,那样看也有一张脸。”在他看来,每块木头,就是一个精灵;每一处观察角度,都藏着奇妙的生命迹象。老木的言谈中,充满了对木头的爱慕之心。而二十载光阴的痴迷,让老木与木头一同走过了人生的重要阶段。

  起初,老木试图从纳西文化背景中找到创作根基和灵感来源。他经常翻阅纳西族古老的经书,里面人与自然的关系激起他的层层追问与思索。纳西人认为,万物有灵,皆为人师,人应该向自然不断学习。这种对天、地、自然的虔诚心态对老木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贯穿了他的整个艺术探索历程。

  据老木介绍, 纳西木雕源自东巴文化。在祭祀的时候人们会献上一些木雕,这些木雕线条简单,但是可以看出是图腾崇拜中神的轮廓。所以老木早期的作品,深受这些图腾作品的启发,题材上也侧重于雕刻日神、月神等。仔细观察老木早期的作品,简洁、可爱而不失古拙、厚重,仿佛能在刻刀之下,读到他对生命的挚爱和纳西族古老文化的传承。

  老木的作品中呈现一种特有的原始生命张力。这样的创作持续了多年时间,后来老木逐步意识到,木雕的创作,不应仅局限于东巴文化,而应取材于生活中最有力量的东西。而这最有力量的部分,其实来自自己最真切的生活。

  2000年,他遇见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阿俊。阿俊的到来拓展了老木的视野,也带来了艺术创作上的转机。热衷于艺术的两个人,计划徒步旅行。路线是沿着丝绸之路走,从成都一直走到喀什。这次旅行,老木第一次由衷感受到世界那么大。他灵感来袭,满怀憧憬地创作了新作品《放眼看世界》。作品一改以往风格,向真实的生活靠近。这件木雕造型生动,在一个人的头顶上,伸出一只有强而力的手,这只手托举着一只张望的眼睛。木雕中间部分的文字,是东巴文字的太阳,表示男性,充满阳刚的力量。阿俊说,这件作品对他们夫妻来说太重要了,记录了全新生活的开始,所以就自己收藏了。这是丈夫创作、妻子收藏的第一件藏品。还有一个作品,是源自老木经历了人生的种种曲折之后,对爱情生活有了更深入的理解。作品中男人在下,女人在上,两个人手牵手,和谐地融为一体。在老木眼中,一个人其实就是半个人,男人和女人都不完整。但因为男人心中有爱又自信,所以把女人捧得很高。他说:“两个人的手就这样牵着,如果掉下来的话,两个人还是一个整体。”

  老木似木而不“木”,他内心涌动的情感,通过木雕来释放。

  老木说,面对自己无法掌控的生活时,会很压抑和无助。动物还可以通过拟态变色来让自己更好地适应环境,维持生存,而人为什么不能?老木创作了一套系列作品《呐喊》,让人过目难忘。这不同时期的“呐喊”,与他平日里温和的性格形成极大的反差。

  老木还喜欢雕刻一只手握着一颗心的造型,这符合他对人生的理解。他说,一个人如果能把握自己的内心,就可以随时调整自己的状态,而人的面孔可以从哭泣、发怒替换成微笑、自信。面由心生。艺术家的灵魂与这个世界的冲突和碰撞,铸成作品打动人心的力量。

  最近几年,老木创作了不少钉子装置艺术作品,一气呵成,有些停不下来。被注入灵魂的树木,在他手中仿佛绽放新生,透露出一股强烈的生命力。老木说:“木头本身有一种自然的力量,它已经存在在里面。那是一种很强的生命的感觉,你只能顺着感觉去创作。”

  如今,在老木的工作室里,有多年积攒下来的庞大艺术作品群,另有不少作品被国内外个人或机构收藏。老木说,经过这十年,我觉得纳西的木雕已经不可能在这个地方消失,已经有那么多人去做它,还有那么多人去接受它。我作为一个艺术家,把自己本族的木雕技艺传承下去,这是一辈子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