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1/342页 共10249

用四年时间雕刻出了留青七宝鸟笼宫

时间:2017-12-26 文章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记者江粤军


七宝鸟笼宫

  他用四年时间雕刻出了留青七宝鸟笼宫,远观,精美雅致;近看,叹为观止——根根竹丝精巧细腻,两三厘米宽的纬线上且雕刻籀文篆书,古韵绵长;檀木留青更有山水花鸟凝姿结卉,清音袅袅;细闻之,还有竹之清香与檀之甘芳丝丝扑鼻。而据说,鸟儿进了笼子,会心旷神怡地放声高歌……

  自本月23日起到2018年1月23日,“张北如留青鸟笼宫艺术展”在广州渔歌晚唱艺术沙龙举行。开幕前夕,记者先睹为快,深入了解了张北如的雕刻历程和留青七宝鸟笼宫的创作缘由。由此,越发明白了,唯有心无旁骛,方可技进于道。

  偶拜名师学艺

  张北如祖籍新会,但他从小出生于香港地区。8岁那年,偶遇一位从北方来的京派雕刻名师,自此在雕刻艺术的道路上义无反顾地奔突一生。

  “老师傅的店就在我家附近,他的名字叫庞再生,一听就知道他想忘却旧事,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所以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的原名是什么。那时候我深深地被他的雕刻手艺所陶醉,每天一有空就站在店门口看他干活。他是很有故事又很敏感的人,我站在他身边,他自然觉得不舒服,每天都会骂我,但我真是太喜欢看他雕的那些摆件,仍然死皮赖脸地待着不走,后来还想到一个主意。”

  原来,年纪小小的张北如很善于观察,他发现老师傅做工时喜欢喝点小酒。于是,他将自己的零用钱都用来买酒,但每次只装二三两,装作很随意地带去送给他。

  “他不轻易接受别人的东西,每次我都是将酒瓶一放,说这是我父亲昨天喝剩的,然后就赶快走,躲在远处看,发现他干得累了,会拿起来喝。我很开心,于是每次都依样画葫芦。有一天,我刚把酒放下,他就叫住了我,问:‘小孩子,你到底有什么企图?’我说我就是很喜欢你的手艺,我想学。”

  最终,聪明伶俐的张北如如愿以偿成为老师傅的徒弟,跟着他学了四年,不仅学遍了他的木雕技艺,还学会了做各种工具。至今,他仍然记得老师傅做的“黛玉扑蝶”是其他人所难以企及的。

  “这件作品,人物花圃远景等雕得好就不说了,最神奇的是蝴蝶和网扑,师傅都用很细很细的木条连接起来,一旦有点微风,网扑和蝴蝶就会动,网扑好像自然而然地就向花丛中的蝴蝶罩去,真是绝了。”

  所以,后来老师傅不辞而别,张北如真是伤心欲绝。他深感自己的手艺还远远不能达标。他在自己的作品里反复找,最终发现,问题不是出在技术上,而是艺术眼界上。“作品的构图、创意还不够好。”

  为此,张北如专门拜容漱石、陈炳昌等岭南名家为师,学习绘画、篆刻、书法,逐步更加全面深入地了解中国传统文化。

  而对于自己在艺术上的痴迷,家里人并不理解。“我有十几个兄弟姐妹,大家生活都不错。我因为坚持做艺术,有一段时间甚至潦倒到吃饭都成问题。父亲经常骂我,说我是家里最聪明的,也是最呆的。但我告诉父亲,我不穷,我心里很富有。每做好一件东西,我的快乐是再多的钱也买不到的。”

  精致而舒服的小鸟宫殿

  正因为这份执拗,才让张北如的手中,诞生了这么一件七宝鸟笼宫。

  “我从小就喜欢大自然,喜欢花鸟。看到别人养鸟,我心里也痒痒的。但我到市场上走了一圈,发现那些鸟笼都太粗糙了,我实在受不了,所以想做出一件绝无仅有的鸟笼。”

  为了做好这件作品,光是选料,张北如就花了一年时间。因为破开的竹片,如果有水纹,那是不能用的;竹筠如果有裂纹,也不能用;鸟笼上的每一根小柱子要很圆润很均匀,难找……

  做起来就更费工夫了。在三四厘米的竹条上雕大篆、小篆、甲骨文,其难度可想而知;笼子上的门是双层的,还专门特设了机关可以锁死;笼子四面的留青雕刻,为了不至于太单调,也特别找了紫檀来做;小蜢笼是可以移动拿下来的,最让人感到惊喜的是鸟的站杆,像古代的如意棒,拿出来一看,杆儿不是圆形的,而是棱形的。张北如解释道:“这是为了鸟儿们站着舒服,要是用竹子,鸟儿站上去肯定会打滑、会紧张,也就不可能好好唱歌了。”

  原来,做这个鸟笼的时候,每一步张北如都会将小鸟放到里面,看它是否能待得舒服,能否尽情歌唱。“如果鸟儿在里面生活得不开心,那这个鸟笼就没什么意思了。我的师傅很早就告诉我,不管做什么,一定要实用,这才是真正的工匠精神。”

  所以,这个华丽的笼子,对鸟儿们来说,不是金丝笼,而是真正的“宫殿”。每天,张北如也总是在精神状态最好的时候才动手雕刻,否则一着不慎就前功尽废了。因此,这件作品整整花了张北如3年时间去雕刻,直到近期才正式完工。“我从来不在乎花费的工夫、时间,总要做到极致才好。”

  与张北如聊天,看他从口袋,像变魔术一样一件一件地掏出他的小作品——或者是葫芦雕做的小杯子,或者是玉泥雕的玉兰花,或者是瓷雕加彩像生河蟹,再听他津津有味地介绍每件作品所耗费的心血,会感觉到他真的是太富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