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3页 共9977

“四堡锡器制作技艺”传承人:让客家锡器熠熠生辉

时间:2018-1-22 文章来源:中新网连城 作者黄水林


马华强裁剪锡板

  叮叮叮、咚咚咚、当当当……富有节奏、韵律的敲打声宛如美妙的古典乐曲,在客家祖地连城县四堡镇街道旁的精全锡艺堂奏响,一个精壮干练的中年汉子右手挥舞着铁锤、板锤,左手旋转着锡器粗胚,反复捶打着。千锤百炼见真功,一块块2毫米厚的锡板就变成了一个个精致圆润的壶脖、壶身、壶盖等部件,又渐渐拼焊成一把银光闪闪的锡酒壶。

马华强对基本成型的锡壶壶身敲打修整

  这位汉子就是福建省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四堡锡器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马恩明的大儿子,四堡精全锡艺堂的第七代传人马华强。而橱柜里琳琅满目尽是他的绝活:有牧童吹笛、仙鹤穿莲、金狮报喜、龙凤呈祥、麒麟献瑞、双龙戏珠……壶、爵、炉、杯、盏,让人目不暇接,惊叹不已。

马华强在父亲马恩明的关切下,聚精会神对锡壶进行反复抛光。

  “祖训教导我们一技在手方能行天下,而打锡既要有天赋,更要从小练起。”今年39岁的马华强如是说,打制锡器是四堡起于宋代,流传至今的传统工艺,鼎盛时期当地的打锡工匠有500多人。他从小跟着父亲打下手,苦练打锡、锡器雕刻技艺,练就了左右手开弓的祖传绝技。

  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当地的锡器制作市场急剧萎缩,如今,专业的打锡店已不到10家。18岁时,马华强本着开拓视野、创新发展锡艺的目的,外出沿海一带打工,并专门选择学习机床加工。但随着锡器市场的没落,他此后留在厦门从事纺织服装贸易等工作,直到36岁才回到四堡承继父业。

马华强对锡壶颈脖部件进行千锤百炼

  “老祖宗留下的手艺必须有人传承。”刚开始,在厦门年收入10多万元的马华强并不十分愿意回来打锡。但是源于对锡艺的热爱,他和同样在外的兄弟最终以“抓阄”的形式,确定了让他回家传承锡器制作技艺。

  “经过5个多月的磨合才达到老爷子的要求,其间出了很多废品。”凭借着勤奋和执着,马华强慢慢拾回从小跟在父亲身边学到的基本功,很快成了父亲的得力助手。

  就在回来的第二年,马恩明父子共同完成了一个大项目:为连城县博物馆打造一个155㎝高的大锡壶。对于这个“冠豸壶王”的打造过程,马华强依然记忆犹新。

  “光设计图就花了一个月时间。”马华强说,他们先用铅笔在纸上画出一比一的设计图,随后的制作花了两个多月时间,其间,母亲、妹妹也来帮忙,几乎是“全家总动员”。这是马恩明打锡生涯中制作的最大一个锡壶,其中的困难和艰辛自不必说,工程即将完工之时还发生了意外。

马华强对锡壶部件进行拼接

  “壶嘴一开始做得比较薄,拼接的时候没办法承重,两个人抬起来,整个壶把都变形了。”马华强说,为了提高承重必须增加厚度,但是增加厚度又会使壶嘴的出水量无法达到要求。经过精确的计算,马华强提出了修改意见,对壶嘴进行重新设计和制作,最终解决了问题。

马华强对锡壶部件进行气焊拼接

  在“冠豸壶王”的打造过程中,马华强的表现可圈可点,马恩明看在眼里。更让马恩明感到欣慰的是,打工归来的马华强,不仅重新拾起了祖传的手艺,还利用现代技术对传统工艺进行了部分改良,努力开拓新的市场。

栩栩如生的麒麟图案在锡壶上渐渐展现

  “以前的抛光机要脚踏,费力又不精确。”经过摸索,马华强自制了简易的抛光机床,大大提高了锡器抛光的效率。另一方面,马华强还与设计公司合作,努力开发更具有现代审美的锡雕制品,“现在已经不愁订单了,客户打个电话我们做好就快递出去”。

  “国家对传统工艺十分重视,给了我们这些传统手工艺人许多帮扶。”马华强说,近几年,随着连城旅游业的发展和政府宣传的加强,他对行业的未来有了更多的信心,他将努力寻找更多对锡雕有兴趣的年轻人,共同将古老的技艺传承下去。

  
“四堡锡器制作技艺”传承人:让客家锡器熠熠生辉-工艺百科-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