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津大辅的收藏秘诀

时间:2018-4-13 11:27:03文章作者:林明杰

  经常有人感叹,想收藏艺术品,但不知道怎样选择。我觉得,他们不妨研究一下宫津大辅的收藏之道。

  宫津大辅是日本著名的收藏家。他之所以著名,不是因为他的藏品富可敌国,而是因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工薪者,却以独特的眼光和持之以恒的收藏,成为亚洲具有代表性的收藏家之一。他聚焦于收藏当下的艺术家作品。他入手收藏时,往往是这些艺术家还没有大红大紫,甚至是不招人待见的时候,而后来他们几乎都成为当今艺术时代的佼佼者。

▲ 宫津大辅的藏品: 草间弥生《无限的网》

▲ 草间弥生为宫津大辅设计的镜子

▲ 奈良美智为宫津大辅制作的隔扇画

▲ 宫津大辅的藏品: 蔡国强《陷阱:为20世纪作的计划》

  宫津大辅没有雄厚的资金,主要靠具有前瞻性的眼光。而他又没有受过专业艺术教育,他的秘诀何在呢?

  不少研究者总结过宫津大辅的收藏之道,我觉得其中有一条非常关键,那就是他选择收藏艺术家的前提是独创性。

  这么多年来,我接触过许多国内的收藏家或者热爱艺术的人,他们往往喜欢夸他们喜欢的艺术家的“功力”,而极少讨论“独创性”这个话题。

  离开独创性谈艺术,谈一辈子都可能是在迷宫里瞎转——转出去了是运气,转不出去很正常。

  谈艺术或许被认为太复杂,那我们可以先谈女孩子喜欢的包包和名牌服装。如果论剪裁缝制手艺,设计师肯定不如车间里的裁缝工,但设计师一定是品牌服饰的灵魂人物。因为手艺是可以批量培训的,而独特的设计灵魂却可遇不可求。

  奢侈品牌之间的竞争最重要的是区别度,要鲜明区别于同类。这就像星探挑选歌星非常看重声音的辨识度,影视明星则要形象的可辨识度。有的歌星声音很漂亮,有的明星脸蛋很美,但没有个性,则不容易成功。

  对设计产品来说,独特的区别性来自于具有独创性的设计者。而对于艺术创作来说,就更是如此。艺术是人类文明的拓荒者,是自由灵魂的翱翔者,艺术如果没有独创性就不成其为艺术。反观艺术史也是如此,所有大师的作品,在他们那个年代都是具有鲜明个性,都是他们独创的。所以说,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是艺术发展的规律。

  当然,仅仅独创还不够,还需要完好的表现。这就涉及我们许多人常挂在嘴边的“功力”。功力需要吗?需要的。功力是表现这种独创性的能力。但要注意的是,从技术层面来说,独创性的艺术思想、艺术概念、艺术形式,需要独创性的技术来表现的。围绕着独创性,技术逐渐形成,逐渐成熟。也就是说,技术也要具有独创性。

  除了独创性,还有什么是重要的呢?宫津大辅的收藏之道里还有一条:收藏那些像镜子一样反映时代的作品。也就是说,具有时代脉搏,能唤起人们心灵共鸣的作品。每个时代,人类都有不同需要解决的社会问题、心灵问题,能够以独特的角度,触发人类情感,启迪人类思想,开拓人类胸襟的,当然是重要的艺术家。

  其实这一条也属于独创性。

▲ 多米尼克为宫津大辅设计的“梦想·家”


▲ 郑然斗为宫津大辅设计的“梦想·家”楼梯

▲ 田中功起为宫津大辅设计的“梦想·家”睡房

▲ 宫津大辅的藏品: 田中功起《胶带怪物》



▲ 宫津大辅的藏品: 埃利亚松《给宫津的窗户计划》

▲ 草间弥生是他的大爱

作者: 林明杰

(陈优君 编辑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