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法范例三-理查·司契米德画人体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人体:布面油画,30″×40″。人体的正面是难画的,因为它包含所有的复杂的部分。人体的背面也是同样难画的,因为它缺乏复杂的部分。问题是怎样把背面画得更有趣。我让光线直接从头顶落到人体上,并且轻轻地滑到阴影上,这就创造了引人注意的效果。黑暗的透明背景进一步加强了效果。具体画法是按着示范四的顺序。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人体:布面油画,24″×30″。这幅画花了两天时间,光源是无云的蓝天。效果是一色的冷调子。象示范四那样,先从单色明暗调子的打轮廓开始,只是在头部和手部有一点线描。我用的所有颜料混合物中都包含一定数量的钴蓝。除了前景以外,颜料都用得很厚重。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人体:布面油画,20″×28″。女人的姿态很少有象早晨刚刚睡醒片刻间那样美的(没有发夹和其他“累赘”)。问题是要想办法抓住她们尚未起身出现在人前的这一时机。我这幅画是没有问题的,因为模特儿是我的妻子,她同意起得晚一点,让我画一些速写和拍照,构图是一种古典的半身式样。人体周围是纯白色和非白色的调子。光源是她头上和头后面的窗子。我工作的光线是很不够的,所以我只能依靠一些彩色速写的照片在画室里进行加工,  大体上按着示范四的顺序。打好轮廓后,头部和左手的素描费了我很大的劲,我使右臂和整个躯干的加工与头部相协调。这幅画的亮部是冷色,而暗部的中间调子比较暖。在她后面的几乎纯白的窗户是最亮的亮部。从窗户进来的光线照满整个画面,构成了亮调子的效果。几乎所有亮的中间调子都是用调色刀画的。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人体:用龚戴笔和油画在纸上,17″×13″。在纸上画油画是我存心要练习的技法,它只不过是一种权宜之计。几乎没有例外,我在纸上画油画是因为纸上已经用铅笔或炭条重复画过,再不能经受更多的涂抹了。在这幅习作里,象示范十一那样尽可能用块面画。开始的色彩是很亮的。因为我预计在画躯干的透视线时会有很多修改(这幅画典型地说明要完成一幅强烈的、令人信服的作品,解剖学和人体的知识是不可缺少的。如果这方面的知识欠缺,就很可能把因透视关系而缩短了的人体躯干画成一袋地瓜)。在我尽量画好素描之后,薄薄喷上一层定色液,然后画人体背上和左腿上方的暗部以及躯干和头的暗部,用的是清洁的松节油调薄了的玫瑰土红和熟赭混合物,用大猪鬃笔很轻地涂,不使它形成涂满的色层。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人体:布面油画,54″×36″。画一幅真人大小的人体会遇到许多画小幅画时所没有的问题。有些是明显的,有些却不是。首先,四英尺半宽的画布使你在正常的绘画距离(一臂的距离)不能做出精确的判断。每一批笔触都必须从八至十英尺外才能决定。每一部分画好后,又必须在同样距离的地方判断它们同整个人体的关系是否准确。象这样大的画事实上要画一千笔以上,还要加上润饰和修改。因此开始画这幅画时,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