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南阳老人搞收藏50年 为高校捐建五个博物馆

时间:2017-4-20 15:20:21  信息来源:南阳晚报

  吴金榜已经82岁了,腿脚不似以前灵便,所以住在郑州的他并不经常出远门。但提起他堆得满屋的藏品,提起他心心念念目前尚无进展的几个博物馆,他显然有些着急,“丝绸之路古钱币博物馆、农业博物馆、邓瓷博物馆,这是咱南阳的独特东西,这几样必须搞起来呀!”他一一列举着手头相关的大量藏品,马上忽略了自己的年纪和腿脚:“如果需要,我这就回去!”

  一个人收藏到底为了什么?获得乐趣,增加知识,陶冶情操,投资理财,增值谋利,这些都是选项。但不知有几人像吴金榜这样,半个多世纪来,不仅倾尽精力财力孜孜不倦地收藏和钻研梳理文化,还毫不犹豫地把心爱的藏品捐赠给三所高校建立五个博物馆。在他看来,每件藏品身上都深印着一个时期的印痕,都承载着文化、见证着历史,所以,他想继续自己的捐赠之路,把抢救来的这些文化遗产传承下去。

  收藏50年,他用藏品注解历史、传承文化

  吴金榜步入收藏界纯属偶然。20多岁时,因机缘巧合,他获赠一本珍贵的集邮册,收藏之门无意间因此打开。此后的半个多世纪,收藏成为他生命中最密不可分的一部分。

  吴金榜最早收藏的是铜钱,那是上世纪60年代,家家户户都有些古钱币,村民们在家里周转不开时,就把铜钱拿到供销社卖了救急。当时吴金榜为让家人吃饱肚子,学会了拧笊篱拿到供销社卖,发现有人卖铜钱时,一下子想到手头的那本集邮册,收藏的念头陡然升起。自此,吴金榜跑供销社有了两项任务,一是送笊篱,一是找铜钱,每次串三四个供销社,总能遇到刚收的铜钱,并以两元一斤的价格买过来。就这样,他论斤买古钱买了好几年。

  直到研究钱币书籍后,吴金榜才知道自己不经意间竟收到了许多珍品,如北周武帝的“五行大市”、宋徽宗的“崇宁通宝”、金章宗的“泰和重宝”等钱币绝品,还有大量的王莽钱。众多珍贵钱币,让他理所当然成为南阳钱币收藏第一人。此后,他的收藏范围不断扩大、品种不断增多,从古钱币、书画、玉石、青铜器、木雕到老家具、邮票、古瓷等,无不涉猎。

  收藏所需资金,吴金榜基本靠工资,当然主要是占了早些年啥东西都便宜的光。1994年从唐河县档案局退休后,他更专注收藏,和老伴省吃俭用,不肯买一件高档家具,却在收藏上在所不惜。他不仅收藏,还痴迷于研究藏品所承载的文化,研究范围包括唐河县古谢邑新都历史地理沿革、古钱币、丝绸之路、汉陶宋瓷、历代名玉等,并撰写和发表了几十篇论文。

  捐赠藏品,他为高校捐建了五个博物馆

  既为藏品,不少人选择秘不示人或待价而沽。但吴金榜不同,他不为藏而藏,也不以藏养藏,他是想用实物见证历史,也希望通过办专项博物馆,让更多的人通过实物感受古代南阳、古代中原,让藏品发挥最大的价值。于是,自2003年起,他向三所高校捐赠藏品建立了五个不同题材的博物馆。

  2003年,吴金榜与南阳师院签署协定后捐出自己收藏的万余件文物,建成金榜钱币馆和金榜汉代文物馆。南阳师院博物馆教师金爱秀说,吴金榜的捐赠体现了一位收藏家的社会责任感,“博物馆直观、立体、物化,是文化的载体和直观的历史,也是大学生生动的第二课堂,对学校的教学、科研起了很好的促进作用。”

  2007年,吴金榜向南阳理工学院捐赠医学文物建张仲景医药文化博物馆,涵盖古典医籍、医用器具、骨药、汉代铜铁等数千件;2008年,他向郑州轻工业学院捐赠建邓瓷博物馆和民俗博物馆,赠品包括木雕、铜器、刺绣等民俗器物和瓷器等千余件。

  “我收藏的东西,哪一件都来之不易。”吴金榜说,“捐给学校,能让一批又一批、一代又一代学生受益,这就是藏品最好的归宿。”

  82岁的老人了,他还想再捐建几个博物馆

  藏品犹如历史的镜子,映照着不同的时代风貌。吴金榜觉得,藏家不仅在收藏“历史”,也在保护文化遗产,他希望在有生之年,把手头的藏品捐赠出去,再多建几个博物馆。但尽管有北京、徐州、青岛、枣阳等多地相关人士找过他,他却尚未同意捐赠藏品,“家乡的东西,我还是想捐给家乡。”

  吴金榜说,国家有“一带一路”战略,方城则是丝绸之路开拓者张骞封侯地、丝路源头之一,所以南阳应有一个丝绸之路古钱币博物馆。丝路货币是丝绸之路沿途国家货币的总称,在全世界都很珍稀,而吴金榜手头有几十种汉朝时期丝路货币,“国内、国外的都有,像贵霜王朝、撒珊王朝、粟特王朝、伊儿汗国的都有。”同时,在吴金榜看来,河南是农业大省,南阳是农业大市,建一个农业博物馆很有意义,“我手头农业方面的藏品很多,像汉代的磨、锄头、镰刀、铁刀等等。”此外,吴金榜说,邓瓷属南阳独有,是宋代四大名瓷之一,他愿拿出收藏的邓瓷捐献给家乡建个邓瓷博物馆,“希望它们能为家乡增光。”

  吴金榜还提起手头将近四万册的古书籍等,对这位早就超越了“为藏而藏”境界的民间收藏家来说,他不忍心看着这么多藏品堆积家中,更未想过把它们留给后人一件件拿出高价而卖,他考虑的是,如何在有生之年把它们妥善安顿好,让自己抢救来的这些文化遗产以最好的方式传承下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