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集藏信息> 正文

改写中国瓷器史的河津固镇窑长啥样

时间:2017-4-20 16:39:06  信息来源:山西晚报

固镇村北的考古发掘点

  刚刚公布的2016年度十大考古发现,河津固镇宋金瓷窑址赫然在列。这个被评价为可以影响中国瓷器史的小村子也随之声名远扬。

  4月14日,记者来到固镇村宋金瓷窑址发掘地,听当地文物局工作人员讲述与发掘有关的故事。

  窑、炉、作坊整个生产链条保存完整

  固镇村北,一个小土台上,就是考古发掘点。

在窑址附近随处可捡拾到瓷片

  朝向村子的切割面非常光滑,上面横向划着几道深线,边上写着数字。河津市文物局办公室负责人袁国华说,那线是标志着不同年代的堆积的土层。

  土台下边,是刚种下的刺槐,还有随处可见的酸枣苗。绿绿的叶和尖尖的刺下面,不时能发现一些白瓷片,只是都很小,大的也就硬币大小。

  另一个发掘点规模要大许多,同样是高出周围的一个土台,左边掘出一个浅窑,右边是一个约两米深的坑。

  袁国华称,这个坑学名为“灰坑”,通俗些说,就是窑址使用时期的废品堆。因为在古代制瓷业工艺和技术比较落后,成功率较低,很多残次品一出窑便被扔到边上。此次考古,不少品相不错的瓷器,就是从这个废品堆中发现的。从这里出土的细瓷片,“胎薄如纸,釉白如玉”,与同时代的其他官窑相比也毫不逊色。

  河津市文物局局长张金龙说:“当时的细白瓷还是奢侈品,用现在的话讲,这个窑是生产高档瓷器的,一般老百姓用不起。”

  灰坑的边上,就是此次考古最有价值的发现了。考古人员在此发现了古代的瓷窑址,面积只有半间房大小,但价值却很大。

  袁国华说,在此之前,山西发现了介休窑、浑源窑,但从没有发现过像河津窑这样窑、炉、作坊一整条完整的生产链条。这种生产要素的完整呈现,成为此次考古发现改变中国瓷器史的重要原因。

  如今,窑址已被保护性填埋。填埋时,工作人员首先用编织袋装土填埋,到了地面再用土封盖,地面上还可以看见一些编织袋露在外面。因为填埋的土方有些沉降,从周围的裂缝可以看出窑址的大小和方位。

  窑址附近可捡到不少瓷片

  这个遗址,还有生产粗黑瓷的窑址,位于固镇村西。麦苗正绿,从土台上往下看,是整片整片的麦田,非常养眼。

  土台边缘,被挖了一片两三米高、七八百平方米的工作区。在这里,五六位考古专家和一些当地的村民,一点一点地挖,再一点一点地将里面的瓷片捡出来,装进袋子,用三轮车运到村里的农家。

  固镇几个发掘点共出土瓷片、窑具标本6吨多,其中完整的和可复原的瓷器有1326件。

  在工作区,记者没有发现细白瓷片,但黑瓷片随处可见。几分钟,记者便捡了好几块黑瓷片,还拼成了一个几乎完整的碗底。

  工作区的边缘,还能看到整齐的一道高温烧过的红土,这是窑炉的位置。不远处,一个被废弃的砖瓦窑下面,同样有道高低相同的烧焦面。持平的对面一个突起的土堆边缘,也有一道烧焦面。

  袁国华解释,这两处原来就一个窑,瓷窑废弃后,人们在上面又建了一个砖瓦窑。而此时,砖瓦窑也不知早已废弃了多少年。土台的下方,有一处用砖垒起来的豁口,砖下面却是奇形怪状的东西,袁国华解释那是“匣钵”(将瓷器和坯体放置在耐火材料制成的容器中焙烧,这种容器即匣钵),距离现在已有千年历史了。

  上面几处发掘点,加上没有正式发掘的北午芹、古垛和老窑头瓷窑址,都位于一个名为遮马峪的附近。而老窑头,那里存量很多的高岭土,正是烧制瓷器必不可少的原料。

  除了接近原料产地,河津窑在此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临近水源。

  遮马峪是河津境内的“三峪”之一,曾经水流量很大,最终在龙门汇入黄河,可以算作黄河的支流。瓷窑建在峪边,不仅用水方便,更关键的是,可通过水运销售到外地。

  拟在瓷窑址的保护利用上做文章

  “远看是个挖土的,近看是个考古的。”固镇村民邵俊芳对考古人员的形象开着玩笑。

  发掘时,考古人员在她家住了四五个月。她家是个小二楼,一家人平常居住的一楼已经装潢了,但二楼还是水泥墙面,连电都没有接。考古人员入住后,才从一楼引了一根电线。后来,随着人员和东西越来越多,邵俊芳一家搬到了偏房,将正房的一楼也让给了考古队。

  “他们比农民还像农民,每天回来身上全是土,院子一天都得拖两回。过几天他们就用三轮车往家里拉东西,全是装满了瓷片的袋子,门厅下、房檐下、院子里全是,最多的时候院子挤得只容一个人通过,” 邵俊芳说,“以前知道河津的先人们烧琉璃很出名,没想过我们村还有这样的宝贝!”

  像邵俊芳这样了解内情的人不多,在正式结果揭晓之前,此次的发掘过程造成的影响很小。

  河津市文物局局长张金龙说:“刚开始担心挖不出东西,挖出东西了又怕让人知道从而影响发掘工作,就一直没大张旗鼓地说这事。”

  如今,全国年度“十大考古发现”的结果,在河津产生了不小的轰动。

  一直以来,河津缺少像样的文化旅游项目。固镇瓷窑址的出土,让当地政府和百姓都有所期待。在瓷窑址位置建立博物馆?恢复瓷窑对外开放?带动其他相关产业……种种设想在河津已经开始论证。

  河津市宣传部门的负责人介绍,目前河津市正积极与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对接,希望在其指导下,能在瓷窑址的宣传、保护和利用方面做点文章。

  而对于张金龙来讲,因为固镇瓷窑址还没有任何文物保护级别,他们的首要工作是赶快准备相关申报手续,将其纳入文物保护范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