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且行且吟”郑忠如斯说之十六 部队良师益友篇

时间:2018-4-16 17:30:05  信息来源:郑忠

40年前海军最优秀的潜水员,我的老班长——张心彪 ,这是当年《解放军报》记者采访他的先进事迹后拍摄的.

 

  昨天中午回到北京,下午去森林中国美术馆参加“春天的约绘”画展闭幕式酒会。一夜醒来,梦中犹然与战友们在一起。

  俗语说“你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就看你与谁同行?”

  潜水分队有良好的传统,而对于在中国艺术界特立独行的艺术家郑忠的成长无形中起到了春雨润物暗无声的作用。正是在少年成长过程这些貌似偶然的人和事促成了今天郑忠艺术不同寻常的篇章,这只是郑忠艺术传奇的一部分。

 

  1979年10月,时为海军南海舰队潜水分队的张排长到江苏省海安县接兵,从五千多号应征青年中经过四轮的体检选出五名“合潜”青年,当时身体单薄的书生郑忠名字竟然忝列其中。

 

  途中坐闷罐子火车几番换车三天后扺达广东省电白县水东镇新兵连,做完交接手续后,张排长把我叫到边上:“郑忠!在新兵连期间把画板收起来,不许画画……”(当时高考落第的我是背着画板来南海的),当时不甚明白为什么不让我画画,后来才知道了,他是怕我显摆,被俱乐部、电影队发现了美术人才,会被别的上级单位挖走的。他认定郑忠将来会是一个优秀的潜水员的料子。果不其然,一起学画的同乡因为暂露头角,都分到了电影队和俱乐部,画报头画幻灯片写美术字搞宣传,过的舒服、轻松、自我感觉良好,并且看起来似乎与美术很投缘,殊不知塞翁得马安知非祸?长期受“左倾”“框框”“教条”部队机械美术思维的束缚,那些画三个报头上报纸就能立“三等功”的战友,已届奔六之年,今天还在画报头式的豆腐块,他们有瘾了。

 

  郑忠对此不屑一顾,(战友们说郑忠真傻,为什么不画报头?多弄几个三等功!)

  郑忠穿着180多斤重的重潜水服和蛙人器械在若干个大气压的重爱中,悠游自在,吞吐吸纳,潜移默化,练身手,炼胆识,练九阴白骨爪、大内一指禅呢!

 

  天风海水能移我情,

  造化钟神秀。

 

  在压力、黑暗、岛礁、海峡、暗流、涌浪、亘古没有人迹的海底……年轻的郑忠在漫溯、行呤、冥想、赏心悦目、思考生命与大自然的奇妙,聆听内心与大自然同频共颤的的喜悦!观自在菩萨。

 

  天啦!海军潜水员生涯,这对于有艺术之梦的少年郑忠恰恰是造物主恩典的最好的“场”,最好的启蒙教育,世界上还有如此培养天才艺术家的“专业教育”吗?

 

  我佛慈悲!天造地设的艺术家的摇兰,所以现在想起来当年张排长叫我不要画画,是何等的英明!那是菩萨的声音啊!大地音声皆佛说。

 

  潜水员生涯的海底世界是造物主对郑忠艺术之梦最神奇的教育与磁化!

 

  当海底的一缕千年之光从少年郑忠的身体穿透时,一股与身俱来的心力被激活了,那个“郑忠”开始慢慢醒来!这便是后来的《米字格》之惊艳,《惊蛰》之苏醒,《东方永恒的颤音》之余绪,《谷音系列》之空谷回响,《碣石系列》之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极地系列》之背负青天朝下看……

  阿弥佗佛!

  与君歌一曲,请世界为我倾耳听,日出海花红甚火,天池鱼跃见天机!

 

  长啸一声山鸣谷应

  举头四顾海阔天空

 

2014年郑忠水墨画展在宁波举行,邀请老领导参加,郑忠向“老班长老领导老大哥”张心彪夫妇汇报退役后30多年来的学习、工作和生活情况。

2018年4月11日与老班长张心彪相逢于山东青州

  当然我和老班长心中还有一个默契。1983年年底到了老兵要退伍的时候。那天值班的是潜水分队副分队长张心彪,吃晚饭集合排队,张队长喊口令:稍息、立正……向右转,齐步起。我们正迈开步,忽然1米八六的大个子安徽兵于标跳出队列,大声叫道“不许走,大家听着,1981年在硇洲岛,张宪标当众污辱我,今天老子跟他比个高低。”大家一听乐了,一起起哄,不吃饭,有戏看了。

  其实知道事情内幕的就我们几个人,1981年硇洲岛陆军守备部队请南海舰队帮忙完成一个水下任务,张心彪带领我们一个潜水小组来,下车伊始,住进陆军大院,篮球场边有一副杠铃,张心彪原是南海舰队体工队出身,一身功夫甚是了得,稍为活动筋骨后,一个飘亮的抓举引起陆军兄弟和家属、军嫂们的喝彩。一会儿就围了一圈人,于标人高马大,看人家举的轻松心血来潮,也上来举,结果“啊唷!”手碗骨折,张宪标见状,当人目众把于标训斥一顿,再送到陆军团部卫生队找医生。

  其实张心彪骂他也是有道理的,总共五个潜水员,一个萝卜一个坑,少一个兵力又是老兵,那么重的任务怎么完成,那时我可还是在实习的新兵蛋子呢。

  在女人面前被领导训斥的于标从此怀恨在心,也真是一条汉子,默默苦练两年,还有两天就退伍了,今天要比个高低报当日一箭之仇,扳回尊严。

  大家喝彩,于标气势汹汹,众人起哄,张心彪无可奈何只得应战。

  潜水分队楼下有两副杠铃,轻的65公斤,重的100公斤。两个大力士当然比重的了,于标说“你他妈的举一个老子举两个”

  于是乎众人呼吁张心彪先举,可是令人大跌眼镜,张心彪翻腕都没翻上,杠铃就掉在地上。

  于标脱去上衣,一声大吼,将100公斤杠铃一连举了三个,将杠铃一扔,破口大骂“狗娘养的,你他妈的张心彪是窝囊废,老子是英雄。”众人都为于标喝彩,于标兴奋的神彩飞扬,直跳直蹦,忽然于标话锋一转:“郑忠!你他妈的不用鼓掌,你也是窝囊废一个和你师傅一个徳性”我被于标骂懵了,我俩关系很好,天天在一块儿练功,做卧推时,相互帮对方保护,有时候力量不够还用手彼此带一把力。他是知道我平时是举不起一百公斤的。战友们情绪也上来了:“郑忠!跟他干!干!”

  我感到血脉喷张,浑身涨的鼓鼓的,扔掉衣服,扎紧武装带,当我弯腰抓杠铃时我只听到自己的脉博,气沉丹田,力从脚心,一股气运遍周身,“嗨!”大喝一声,如此轻松,抓起来了,1、2、3……大家一起帮我数数,竟然数到了10,杠铃落地时,于标瘫坐在地上,他怎么都整不明白,平时翻腕都翻不上来的郑忠不仅很轻松的翻上了,而且还一口气举了10个,于是乎张心彪和战友们一起叫喝“于标烂石包、于标烂石包”,于标退伍走时都没和我打声招呼就暗无声息地一去不复返了,至今也音信杳无。

  这个“邂逅”,让我知道了,我们并不认识内中一个真正的“自我”,他竟然如此强大如此伟岸如此雄浑。需要一种力量去激发。

 

这是38年前在部队给我一张三条腿桌子的分队长魏明普。

   

  1980年年初我从新兵年下到潜水分队,四个人住一间宿舍,房间仅四张木板床另一人一只小马扎,其它什么也没有,从小练书法的我只能坐小马扎葡伏在床边练字,有一天上午正课后一人在房间练字,忽然想到自己高考落第投笔从军,胸怀艺术理想竟然连张写字的桌子都没有,一代未来大艺术家的种子受如此冷遇,如何能实现自己的抱负啊?不禁悲从中来号淘大哭涕泪纵横!这哭声惊动了潜水分队的领导们,分队长魏明谱来到我的宿舍看了安慰我几句,然后几个人一合计从仓库里搬来了一张三条腿的木头很厚的小工具桌,缺腿的一边倚在墙上还算稳当,于是我比同期的战友们多了一张专属的小桌子,可以读书写作临池挥毫,在这方寸之中驰骋起我艺术家的梦想。

  每每完成任务归来这张“书桌”就是我专属的“伊甸园”,对于书生的我,只需要这一张小桌子,一盏台灯足以照亮桌面(台灯是战友胡大送的),文房四宝侍候,再无其他什物,不管潜水任务多么辛劳,只要坐在这张桌子面前我就会气定神闲养吾浩然之气,这桌子有磁场啊。

  潜水分队是一支流动部队哪有任务就解放大卡车一锅端连人带潜水装备送向工地,这三条腿的桌子自然不可能带着跑,潜水班班长张心彪知道我执着,就送给我一只子弹箱,我清晰地记得那一次去海南岛执行任务,临行前一天张班长操着宁波口音的普通话近乎滑稽坏笑的神态拎着一只子弹箱说:“七把叉!送给你!当桌子用”(我当兵时练武功饭量大,一顿饭吃十来个包子、战友们给我取了个外号“七把叉”),子弹箱里面放几本书和文房四宝,到了地头我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床边窗口用砖头支起我的子弹箱,还特地根据子弹箱的大小(子弹箱上有木楞子)做了一块画板,旅途中可放进箱子里,搁在箱子上就是桌面,拿在手上就可以画速写。这就是少年当兵时代我的绝好的工作台了,这个子弹箱做的“桌子”伴随我走遍了广州湾诸岛和海南岛,我在这张“桌子”上练字写日记,听雨打芭蕉,读斜阳椰影,赏军港之夜,做旷世奇梦……后来用的桌子就多多了,有大学的学桌、有工厂设计师加宽的设计桌,有做经理、厂长的所谓老板桌…其实桌子本身内含的哲理是颇耐人寻味的,四条腿撑起一个平台就是一个“东西”了,他完成了一个物体最本质的自然属性,有乐观的心态、适量的运动、充足的睡眠,均衡的营养就会支持起一个健康鲜活的生命。而家庭、自由、希望、奖励四个观念也会支撑起一片幸福的时空,任你驰骋飞越作夸夫逐日之行。几年前去宁波看望过我的老班长张心彪,他已经是宁波公安局治安大队的大队长了,还是那样的笑容!今年因桌子之梦想起我部队的老领导魏明谱队长,打了很多电话都无法联系上!我的老领导!在我的艺术生命成长关健时刻送我一张三条腿桌子的好人!

  阿弥佗佛!菩萨保佑您!

 

                                                      2013年3月5日写于城南驾校学车中

左二为当年关注我、宠爱我的分队长阳溅妹。2018年4月14日于青岛。

右二为2005年在广州美院美术馆举行的“中国丝网版画20年回顾展”开幕式上与阳队长(右二)刘锡林(左)赵建国(右)合影留念。

 

  2005年在"中国丝网版画二十年回顾展开幕式"午宴上还上演过一段插曲,郑忠阔别二十四年的部队领导一行三人,闻说当年的士兵郑忠参加这样中国学术界的盛事,专程从湛江基地赶过来参加,广州美院也一并相邀,宴会上美院领导过来敬酒,当年潜水分队阳队长忽然说"停一下,我说个郑忠当年的事情,那时郑忠练武功早晨不出操,所有人不服气跟我过来理论,我想了一下说,你他妈的也象郑忠一样每天长跑十公里风雨无阻,你就可以不出操,从此再没人和我提了!"
 

  餐厅内刹时掌声雷动,美院领导和专家们一起"为郑忠牛B干杯!"余音绕梁!

        

  潜水员一不小心成了大学生,设计师慢慢变成了工程师,版画家一不留神又成了水墨画家!

  正是在后来的艺术生涯中出现了诸如诸位良师益友的相信、提携、帮助、支持,郑忠的艺术生命才如此丰富多彩。

  南无阿弥陀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