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品拍卖信息> 正文

周越然藏书露出冰山一角

时间:2019-3-13 14:58:52  信息来源:收藏快报

周越然旧藏民国董康珂罗版《元本琵琶记》

   几部周越然藏书曾上拍西泠印社2013秋拍会古籍善本专场,这说明著名的周氏“言言斋”旧藏在历经抗战前后的焚书与捐书之后,并没有完全销声匿迹、杳茫无踪,而是在民间尚有遗绪流传,周氏旧藏的冰山一角,正在悄然浮现。

   周越然(1885—1962),原名周之彦,字越然,浙江吴兴人。清光绪三十年(1904)秀才,南社社员。曾任商务印书馆函授学社副社长,兼英文科科长,以编著《英语模范读本》闻名,也因此书的常年畅销而获得巨额版税收入。版税收入颇丰的周氏,因其喜爱小说、弹词和评话之类图书,开始大量购藏与研究,并为之建造藏书楼。这些图书均属“言”部,遂将藏书楼名为“言言斋”。周氏言言斋为一幢西式之二层楼房,地处上海闸北,收藏有线装书3000余种、178箱,内中以宋元旧版、明清精抄闻名于世,还有西文图书约5000册,积10大橱之巨。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清末吴兴皕宋楼藏书散出之后,东渡之前,周氏得其八种,内有宋纂图互注《南华真经》、稿本《吴兴蚕书》、明初本《管子》、吴钞《疑狱集》、丁钞《栲栳山人诗集》等。其中明人写本宋岳珂《愧郯录》15卷,为祁氏澹生堂藏书,有澹翁手跋及毛子晋、季沧苇、朱锡鬯等印记。但所有这些珍藏,1932年“一·二八”事变爆发之后,在日军的轰炸中,几乎全部化为灰烬。

   虽然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藏书随着国难变故大部毁损,内心沉痛,言言斋旧藏的往事种种,已不堪回首,但此后作为藏书家的周氏,仍然一遇书缘,便心生购藏之愿,言言斋续藏随之而来。到1937年“八·一三”战事初起,上海又多有藏书家不得不卖书为生,周氏于街头巷尾每每遇到这些流散藏书,都会仔细查阅,遇到实在有割舍不下的珍本罕本,想方设法也要购藏。言言斋旧藏荡然无存之后,周氏藏书又在点滴积累中,渐成规模。

   这批劫后续得的周氏藏书中,戏曲古本之规模十分可观,如《西厢记》《琵琶记》等名剧,他都藏有多种版本,特别是《西厢记》,他竟藏有15种版本,其中有半数为明代刊本或写本,足可与郑振铎的此类收藏相媲美。此外,其戏曲收藏中还有很多稀见之本。其中《金锁记》《上林春》《翡翠园》《十义记》《金貂记》等为王国维旧藏。如今国家图书馆推出的“再造善本工程”所影印《盛明杂剧》明代原本,也是言言斋旧藏之一,此足见其藏书的博大精深。

   据周氏后人所述,1957年的大宗捐书可能与当年“反右”运动有关,在此期间,周越然与郑振铎的一次密谈,或对此次捐书有直接影响。虽然当年情状难以确考,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周越然在1949年之后因“历史问题”确实受到过歧视与审查,有可能就名列所谓“右派”内部名单之上;而早在1957年之前,可能就有过零星捐书之举。当然,这算是题外话,但对于了解言言斋旧藏在抗战胜利之后的具体情况与最终去向,也有一定参考价值。

   综上所述,可以大致确定言言斋旧藏在抗战胜利之后的去向,即1957年的集中捐献为大宗,复旦大学图书馆、上海市图书馆等处应有收藏。但仍不能排除,1945—1949年间,周还曾有过捐献之举,抑或此时旧藏本来就已有所散失与流转。直至其逝世之后,送往“废品收购站”的那批书,是言言斋旧藏的最后一次集体消失。

   2013年现身拍场的,至少有四部言言斋旧藏(尚有未钤藏印,可能也为其旧藏的数部),就足以与公藏善本并美的。一是明万历刻本《顾仲方百咏图谱》;二是清康熙刻本《祭皋陶杂剧》;三是清同治刻本《幽梦影》;四是民国董康珂罗版《元本琵琶记》。

   明万历刻本《顾仲方百咏图谱》,无疑是这四部言言斋旧藏中的最耀眼者。在这部白绵纸明刻本之上,遍钤“华亭顾正谊仲方氏、周越然、吴兴、吴兴周越然藏书之印、曾留吴兴周氏言言斋、仰周所宝、海内孤本、四明朱氏敝帚斋藏、上海图书馆藏书、上海图书馆藏”等数方珍藏印鉴,足见其珍重。这是一部极其珍罕的明代版画绝品,《中国古籍善本总目》著录有此书的三家公藏——国图、北图、上图,皆海内顶级公库。且此册为初印,卷首序处钤有“华亭顾正谊仲方氏”白文印,即为明代著者顾氏自藏本,这却是绝无仅有的特例。此谱镌于吴中,苏州雕版历近千年延绵至今,宋元间《碛砂藏》即版刻于此,其版画工艺精巧,与歙县、金陵、建阳等地皆负盛名,此编即是吴中历代所作最佳,为精细典雅一路先导。郑振铎《中国古代木刻版画史略》中称此图谱“开启了光明灿烂的先路……由粗豪变为秀隽,由古朴变为健美,由质直变为婉约”。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