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原创 画艺高超的元人物故事青花瓷,绘有“王羲之爱兰

时间:2019-5-25 16:17:24  信息来源:书法印象

  在品类纷繁的元代瓷器中,青花瓷器以鲜活、艳丽、明快的风格独树一帜。而青花瓷器中,最具特点的是以人物故事为题材的瓷器。它的数量虽少,但绘画技法高超,特别是画面小中见大,且多表现元梅代杂剧的故事场景,开创了全新的视觉领域。1994 年香港苏富比公司的拍品中,有一件“三顾茅庐”青花盖罐技艺之精湛震惊了当时的拍卖界。这件精致的瓷器就是典型的元代人物故事瓷器。

  此类瓷器还有现藏于江苏省南京市博物馆的“萧何月下追韩信”梅瓶,出土于江宁县牛首山的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沐英墓中。该瓶主题鲜明突出,画面在梅瓶的腹部,占据主要位置。上下饰西番莲、杂宝、变形莲瓣纹、垂珠纹等。

  “蒙恬将军”玉壶春梅瓶出土于湖南常德市,现藏于湖南省博物馆。画面中蒙恬以顶盔贯甲,面相威严,端然稳坐的姿态,衬背后高高树起的大旗,展示了巍然肃杀之气。

  湖北武汉市文物管理处收藏一件瓷瓶,瓶腹绘出四个莲瓣纹菱溪形开光,开光内分别绘有“王羲之爱兰”“周敦颐爱莲”“孟浩然爱梅”“林和靖爱梅鹤”四个画面。画中人物或坐,或立,或拱手,或拽杖,或在柳荫下品幽兰飘香,或在梅树下观白鹤起舞。四个不同的韩画面都表现了高雅闲逸的主题。

  流失在海外的瓷器作品中,以现藏于日本出光美术馆的“昭君出塞”青花盖罐最为出色。罐腹绘九个人物,七匹乘骑(另外两骑当隐在山石后面)。九个人物动作、相貌、服饰皆有差别,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或骑在马上,或摇鞭步行。马上驮着弓弢、行囊。其中骑在匹白马之上,怀抱琵琶,梳高髻的汉装女子是王昭君,前后各有一胡服女子随行。六名男子中,有的头戴貂冠,髡发驾鹰,着胡服;有的戴毡笠,着汉装。当是迎亲的匈奴使节和汉朝送亲的官员。画面中山石掩映,苍松、翠柳、修竹、芭蕉杂衬其间,疏密有致,布局匀当。

  宋元文学的通俗普及,尤其是在杂剧的广泛传播是元代青花人物瓷器出现的主要原因。当时瓷器只是其中的载体之一。更早一些的金朝,就已利用砖雕表现戏剧人物,这在山西侯马、稷山金墓中屡屡见到,其中就有“单骑救主”故事。到了元代,铜镜背纹有“柳毅传书”“洛神”图;螺钿器有“三顾茅庐”长方案、“高力士脱靴”盒、“瑶池仙庆”盒等;江苏吴县出土过“姜太公垂钓金带打”。但是,在这些器物上,无论人物刻画、动作表情,还是山石皴擦,都不及青花瓷器所画的酣畅、流利。

  元代人物故事青花瓷器大都体型较大,如盖罐、梅瓶、玉壶春瓶等。比较而言,盖罐、梅瓶腹径较粗,作画面积大,多用来表现场面宏阔的题材。而玉壶瓶颈肩纤细,硕腹下垂 ,一般选择人物少、场面小的画面。人物故事画面多置于器物中段,给人以强烈的冲击力。玉壶春瓶绘画面积较小,需要表现大的场面时,需要以全器作画。如蒙恬将军”玉壶春瓶,武士所擎的大旗直达瓶口,气势磅礴。凡绘有人物故事的青花瓷器质地细腻,秞色白而匀称,画工的绘画技艺非常高超。

  马,杀气腾空。另一边秦王李世民徐鞭缓辔,回首顾盼。前面还有两只飞翔在云际的凤凰,有一种动静结合、相得益彰之妙。单雄信的勇猛,尉迟恭的刚毅,李世民的镇定自若,跃然而出,展现出细节刻画的精妙。与广西横县“单骑救主”盖罐相比肩的是藏于日本出光美术馆的“昭君出塞”图盖罐,两者构图、画风几乎一致。整体画面热烈而壮阔,丝毫不显呆板,称得上上乘,与藏于吉林省博物馆的金代张瑀所绘《文姬归汉图》、流失在日本的宫素然所绘《明妃出塞图》有异曲同工之妙。

  与纸、绢不同,用青料在瓷胎上作画,更具难度,尤其显示出画家的深厚功力。绘画技法上,这些人物故事瓷器上的人物比例得当,人物表情、性格的刻画非常传神。线条流畅,山石、树木,乃至人物衣饰有平涂,有皴擦,表现力十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