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物琐记——自古澄怀依洁物

时间:2013-11-2 5:15:51 文章来源:张振宇  
 

今日中华别样红

 
   
  澄怀依洁物;我藏古得此识。

  谭嗣同(1865-1898)得文天祥(1236.6.6-1283.1.9)“蕉雨”琴,从其的文书中朋友们定读到敬爱二字。我自小敬爱文天祥,因其的事迹和一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我自小亦敬爱谭嗣同,亦因其的事迹和一句“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文天祥一物传情传到谭嗣同那,谭嗣同一纸传情传到我这,“蕉雨”一琴虽已毁身文革,但它那藉着精神奏出的正气之曲,定随着谭嗣同的文书和本文的广传而传唱人间……

  蕉雨者,宋文信国之琴名也。公运厄阳九,空谷泛澜。感时物之变迁,独彷徨以申旦。慨命声乐,用写抽思。故其铭曰:海沉沉,天寂寂;芭蕉雨,声何激;孤臣泪,不敢泣!呜呼,此可以观公之用心已当夫天人交迫之会!国都已墟,宗社已屋,然后缠绵旧君,怆怀遗泽,行歌且谣,凄矣!其悲中人之材,类能勉之,不必贤哲。夫贤哲不必于事之已去也。而疆理如故,文武安嬉,贤哲独恻恻焉以致其忧,惓惓焉以策其效,亡国之音于焉尽洩!有宋之末,国不国矣,岂待贤哲而后明哉!然而尊荣于庙堂之上,君自若也;欣娱于声危之中,相自若也;独醒独清曾不少见,亦何异乎天下后世之折心于公也!公之自署款曰:咸淳癸酉宋瑞铭于赣州。考癸酉之岁襄阳告陨,师丧国辱发辞哀思,不亦宣哉?公之提刑赣州也,据年谱乃在甲戌,此云癸酉或前一岁尝至赣州欤。琴长三尺七寸,阔六寸,断纹细碎如毛,世所称:“牛毛纹”者也。底篆“蕉雨”二字,铭用行书。凡五行,书法劲秀。印章二:一曰“文天祥印”,一曰“文山氏”。腹镌行书二行,曰“宝祐二年甲寅九月庐陵山人剖腹重修”。案:宝祐在咸淳之前,庐陵山人盖公之自号,其曰重修,则此琴之先于公已数十百年,及今当八九百年矣。夫以八九百年之久,亦何物之能存,矧为槁木乎?!然余以为存不在琴也。余尝蓄赵松雪琴一,制善小,音亦远逊,以视斯琴,其为物同,其时又同,而余不甚珍惜故。物之无所藉以存,因不能存,即存亦与不存等!

  国朝吴锡麒诗集有《咏信国琴》诗,其琴与此异,分久必合,愿以俟之!吴有诗以纪其事,余兴会萧然,无可置喙咏歌以表章之。世必有卓尔大雅之君子!

  光绪十有六年春,三月获兹琴于江夏,因为之记,以志余之幸!

                              浏阳谭嗣同复生父撰兼书

  古人不用标点符号,今时我们要想把古文全盘领会,唯全神注入标点符号别无二法。谭先哲此文若解译得有出入,振宇于此恳请大家多多包涵。此项工作起笔于前天夜,完成后我给自己来了个小注:“爱物琐记”欲推本文,故注录格外小心认真!我活苦为乐,此时已是30日凌晨1点45分,暗幕当空不掩我心亮。

  谭先哲的所有由琴引思我已把书写转为铅字,他说得多么激荡,无需我再注解,朋友们慢慢细读可尽晓。

  众所周知谭先哲乃中华历史大事件“戊戌变法”夭折而慷慨就义的民族英雄。和就义的所有人史称“戊戌六君子”,其位之首。另五人为杨锐(1857-1898)、林旭(1875-1898)、杨深秀(1849-1898)、刘光第(1859-1898)、康广仁(1867-1898)。谭先哲在知道慈禧等人废黜支持变法的光绪皇帝的政变消息后,自知被捕牺牲是眼前的事,还从容不迫地找到梁启超(1873-1929)要其快快藏身,对梁视死如归的陈辞为世人留下了义薄云天、生为何而生的思考:“不有行者,无以图将来!不有死者,无以召后起!”谭先哲的父亲谭继洵(1823-1901)为湖北巡抚(即管辖湖北一省地方的封疆大吏),作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官二代,他用才学、报国之志和碧血丹心诠释了怎样做人才算真正的贵族!当然,“戊戌六君子”其余五人亦为人中蛟龙,真贵族也!

  梁启超赞谭嗣同为晚清思想界的慧星。史称其为著名的政治家、维新志士。一个为国家和民族的希望献身时年仅33岁的年轻人盖棺定论获这等评价,我总觉得当下很多对国家对民族不当的思潮真要好好反思反思!国家今天的成就和我们眼下的生活不值得同胞们自豪吗?!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有了成就的人们我想更应该化成就为力量为国家的繁荣昌盛、民族大业的伟大复兴添砖加瓦……

  谭先哲遗世真迹为数不多,本幅缘结民族巨人更是难觅之宝。我常仿佛感觉他一手握着文巨人的手另一手又握着我的手,要把文巨人与他心中只可意会不可言表的希翼通过我之手祈于大家……

  其实通过谭先哲这一墨宝,不只是我,朋友们是不是感觉到自己距着文巨人好近好近?!

  我少年得志今已不惑之年有半,今尚马不停歇忘我工作,得益于中华民族中有太多的巨人、先哲的事迹和思想引领着我。人要做有情于天下之人,且必不能少了国家与民族之爱,否则去到哪时间会证明再大的人物都是上不了墙的稀泥。

  本文尚引杨锐墨宝,这位被以“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而推动了中国教育由封建传统向现代化迈进的开拓性实用主义先哲张之洞(1837-1909)誉为当代蜀中苏轼的先哲,就是因卓越的才华与高尚的品格深得张先哲的敬重又器重而纳为左右手。在长达15年中,凡以两广总督张先哲送呈朝廷的奏疏及重要文献多出自其之笔。
  
  杨先哲墨宝乃应晚清大教育家、学者与著名藏书家梁鼎芬(1859-1919)所作。主文为篆书“节庵”两字,为梁先贤之号。从“藏山老弟属篆此额”的款上看,因梁先贤众多别号中有藏山之称,我们一目了然了此书乃一代大家向一代先哲求题匾额的墨宝!此墨宝写于1893年,至今整好两个甲子120年。最难得的是写成5年后杨先哲“沦“为死囚又被杀了头,梁先贤无惧有朝廷罪人的墨宝(相信已被摹勒上板刻成匾在居中张挂)而投以一炬!我在旧文《多少深情一刻想》中感触而写“守,是一种德行”,此言放诸四海,又能列出多少惊心与感动!

  梁先贤在晚清和杨先哲同为张之洞倚重幕僚,非力主变法的维新派,一度试图将维新活动纳入“中体西用”的洋务轨道而已。入张先哲幕前曾因弹劾当朝重臣李鸿章六大可杀之罪名震朝野,为此得罪慈禧,以“妄劾”罪被连降五级。后自镌有“年二十七罢官”一印愤而辞官,返乡后任广东惠州丰湖书院院长,推动书院藏书4万余卷,有力地提升了广东的教育实力。为张先哲主讲过两湖书院和南京钟山书院,是张先哲创办近代教育的得力助手。张评其“学术纯正,待士肫诚,于教育事体,大纲细目擘画精详,任事多年,勤劳最著。”晚年曾做过末代皇帝溥仪的老师。自我肯定“教成君子六千人”;历史在这一点上未有落墨,纵观整个晚清的中国教育张先哲选主将还真的选对了人,梁先贤实则为桃李满天下者。我认为有人要出其右都是吹牛A,因过了B。其藏书富达10余万卷。名列“岭南近代四家”之首。以上之说可见梁先贤非等闲之辈,我因此引其一作,与大家一起赏读。

  本篇推谭、杨、梁书作各一,附带钱松岩(1899-1985)一张《洞庭红橘》,吴一峰(1907-1998)一张《山区变样》,袁松年(1895-1966)一张《越秀湖》、一张《流花湖》。

  谭、杨的存世墨宝稀少的主因是他们是朝廷的“死囚”,所有承载思想、言论的物件朝廷概一炬灭之。留于亲友的,或怕事有牵连,自毁于各人的应也不计其数。幸存的,都是大家冒着生命危险保护下的!谭此绢本书写于光绪十六年(即1890年,时年其仅25岁),字构的风骨有其心性的硬朗、潇洒,既正路又端庄秀美。就凭此书作,把其推为大书家何尝不可!

  杨此书写于癸巳年(即1893年,时年其不过36岁),在我眼里,篆书的最高境界是无骨有架、润意四方,每笔必藏笔锋,杨先哲竟写得均达此境!落款的书迹让人有睹下满眼温良的感动,依我见书道要的纯心如一,先哲本幅有尽展之能。人以青年之手下笔有此书境,天若假年,先哲的书路又不知写入何境?!

  梁的书迹亦为世稀的原因在于其身在乱世坚持自己“勿留一字在世上,我心凄凉,文字不能传世也”、“今年烧了许多,有烧不尽者见了再烧”!可见其作能存世的,皆为散落亲友之手的。梁此书从规整的正圆和品相上看,非写于团扇之上,而是写在绢本圆光合页之中。文为清代大才子纪昀(1724-1805,字晓岚)的高祖纪坤所著的《花王阁稿》题词。梁的书路,我来定义乃楷体肆意如巧燕争春一格。归功于敢写。学谁像谁即死,学人成我即活!
  
  振宇写文章,最不会把文章东凑西抄,组个新八股文来壮虚名!虚名是衣裳吗?!披上会美会暖吗?!只等同于我们猛然遇到一个想钱想疯了的人,告诉我们本月32号银行凭身份证可任意取款!

  自1898年9月28日“戊戌六君子”血溅京城至今不过115年,中国已从一个任人宰割的弱国进步成了一个再没人敢欺负的强大中国!且大家都知道,这场巨变的实际用时不过64年!

  附图的《洞庭红橘》画的是谭先哲的湖南故乡;《山区变样》绘的是杨先哲的四川故乡;《越秀湖》、《流花湖》表的是梁先贤的广东故乡;画里他们故乡的美只不过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模样,当下之美,已无法用画笔可拟!

  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使中国历史进入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时期。从此,举世看到了中国全面的神速发展。那时我还是个小学生,就是这股春风,我逐渐看到了我的家、我所有邻居和同学的家日子越过越红火。直到今天,我都觉得一切实现得像做梦一样!赶上了一个好时代,我暗暗跟自己说,得为这个时代去填充自己能具的一切价值。

  当智慧与知识诉求于时代需要变革时,国家和民族必迎来重生般的进步。“戊戌六君子”最想看到的是今天富强的中国!

  祝福中国!祝福将隆重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
    
    


                                卢德卿之子张振宇2013.10.31上午起笔
                                  2013.11.1 18:52完稿于家中南窗下


  注:本文因精力有限,音乐部分停稿一期,敬请朋友们谅解!

 

“爱物琐记”电台网址: http://www.ximalaya.com/1013334 

谭嗣同《‘蕉雨’赋》墨宝(绢本)

谭嗣同《‘蕉雨’赋》墨宝(绢本)  局部之一

谭嗣同《‘蕉雨’赋》墨宝(绢本) 局部之二

杨锐为梁鼎芬书匾额墨宝

梁鼎芬为《花王阁稿》题词(绢本)

梁鼎芬为《花王阁稿》题词(绢本) 局部

钱松岩山水神品《洞庭红橘》

钱松岩山水神品《洞庭红橘》局部之一

钱松岩山水神品《洞庭红橘》局部之二

钱松岩山水神品《洞庭红橘》局部之三

钱松岩山水神品《洞庭红橘》局部之四

吴一峰山水精品《山区变样》

吴一峰山水精品《山区变样》局部之一

吴一峰山水精品《山区变样》局部之二

吴一峰山水精品《山区变样》局部之三

吴一峰山水精品《山区变样》局部之四

袁松年山水精品《越秀湖》

袁松年山水精品《流花湖》

张先生的工作照

张先生译注谭嗣同墨宝“膝上书”手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