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物琐记——流芳溢彩话春情

时间:2013-12-1 1:29:51 文章来源:张振宇  
 

  岁末天寒,春暖最要结在我们的心怀。

  严冬只是四季一景,排在季节之后,却孕育了春天的花开,夏天的结果,秋天的收获。

  本年度是我行事于世最艰辛的一年,知道我痛楚的人彼此类似的喟叹都传到了我耳里:“年纪不大,老江湖就是老江湖。他经历的事多,这么多事压着他,每到月初他还是静心地给大家捧出一份让人回味无穷的“心灵鸡汤”!

  苏轼(1037—1101)就说过:“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此话说得极是,但对我等布衣,且不说立大事者,凡人就无超世之才都应勤劳、好学,这才无负生命的意义。与世谋无关事之大小,在社会的大格局中,人恪守应尽的责任就是可敬之人。再凡夫凡女对生活都不失坚忍不拔的精神方能成就做人的道义。我在人生的结梦中只是多了些个人生活外的内容,活累点是必然的,这自然影响不了我孜孜的求索。就像睡前的沐浴,干净的身子乃成梦的基础。花枕本无芳香,是梦境弥散了芳美的四溢。

  是人都应该有一颗勇敢的心,要坚信战胜困难只是时间的问题。

  每一个有勇敢的心的人,又都因为他们曾追求的梦想而展现了人生各阶段的崇高。无论是尽心对一个人,或是一家子,还是整个社会。

  我亦曾是一人吃饱全家不愁的少年,再后肩负起了回报家庭的责任,当能力逐渐具备,对社会施于援手又成了我生命的理想。

  社会是容纳生命个体的共同体,能进步有赖于生命个体的创造与奉献。

  生命个体的创造与奉献并非知识人群要高人一等。田中的农人、扫街的清洁工皆为人类大社会中居功至伟的一群,否则我们顿顿的盘中餐谁来保证?!我们赖于生息的家园谁来打理?!

  故此,人别怕活得累,正因为有不时的超负荷支出结成的价值,我们才活出了生命别具的意义。因恪守信条与职责而具勇敢的心,相信谁人都会静心去做好该做的一切。此刻这些彻底的思考,引我为大家在天寒地冻之时推出了洋溢万般春暖的彩墨画《艳艳诗情》。

  此图的作者乃被世人尊为“一代画魂”的潘玉良(1895—1977,原名张玉良,后随夫姓)。是其自画像中极为难得的一张,完成于1963年。我一直视其为大家的理由基于两点:一为思想性,一为原创性。前者化技巧于感受,在对西方绘画技能的学习中不忘放进东方审美的考量。后者是基于前者有足够的练习后构成了中西方美术史上前所未有的艺术构成及语言。

  徐悲鸿(1895—1953)和潘玉良这两位留学法国的同窗,艺术成就的分野是徐的作品魅力为借鉴西方写实主义来改良中国画。让为现实服务的中国画有了形的精准(我最推崇中国画中写意的似像非像,但也喜欢中国画追形的精准一格。毕竟为现实的放歌中,画得传神,终对应了真实入心境的满足。详见本专栏《存将日后舒眉头》一文)。潘所做的是把当时盛行表现主义的印象派(莫奈<1840—1926>为代表)和野兽派(马蒂斯<1869—1954>为代表)同中国的白描掺揉到了一起(构成了潘独有的原创性),画面为此油生了具有国画的观感特质又挟裹着明快的现代流派之味。可见《艳艳诗情》最是这一切的代表,当属潘氏绘画艺术最高成就的代表之一。值得一提的是,潘的雕塑成就亦不在绘画成就之下。

  《艳艳诗情》又可作《艳艳思情》,我是取了一语双关之谓。1963年的潘玉良离开改变自己命运的夫君潘赞化(1885—1959)和祖国已26年,一个女性多少牵肠挂肚的思念当被转到画里,托腮不语和垂眸长呆已是自己最真的写照。好在其心还是年轻的,时年68岁的潘玉良把自己画得那么忘龄——难道真的是 “你在的时候你是一切,你不在的时候一切是你”(指相爱的人厮守一起时相互承认附属,分别后在曾经共同生活的空间每睹一物都会忆及对方),所以就有了旁置一切的牵引?!

                      卢德卿之子张振宇2013.11.30 19:01笔于沪东

  注:本人因出差在外,未带欲写的靓碟,音乐部分再停稿一期,敬请朋友们谅解!

“爱物琐记”电台网址: http://www.ximalaya.com/1013334 

“一代画魂”潘玉良彩墨画《艳艳诗情》

“一代画魂”潘玉良彩墨画《艳艳诗情》作品局部之一

“一代画魂”潘玉良彩墨画《艳艳诗情》作品局部之二

“一代画魂”潘玉良彩墨画《艳艳诗情》作品局部之三

“一代画魂”潘玉良彩墨画《艳艳诗情》作品局部之四

“一代画魂”潘玉良彩墨画《艳艳诗情》作品局部之五

 

徐悲鸿国画绝品中见证自己和孙多慈的爱情信物《红豆情思》

画中老者是徐悲鸿,画中女青年为孙多慈

 

《红豆情思》局部之一

《红豆情思》局部之二

《红豆情思》局部之三